返回列表 返回
列表

轮毂轴承等汽车零部件订单大爆发!库存却“告急”!出口额暴增900%

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2021年1-8月,汽车零部件产品出口金额为3165.8亿元,同比增长34.6%,而相比2019年同期312.2亿元的出口额更是增长了9倍多。在全球汽车产量不断下滑的背景下,我国汽车零部件的出口为何会如此迅猛地增长呢?目前国内零部件厂家的情况又如何呢?


前八月汽车零配件出口增长超三成企业生产线满负荷运行

在位于浙江杭州的兆丰机电的生产车间里,记者看到,从原材料锻造,到半成品机加工、热处理、打磨,再到成品装配,这条全自动生产线每20秒就能生产出一个汽车轮毂轴承,出口到北美、欧盟和亚洲等30多个国家。负责人孔辰寰介绍说,从去年下半年起,出口订单就大量爆发,目前公司40多条生产线都在满负荷运行。

浙江杭州某轮毂轴承公司总经理 孔辰寰:目前在手订单已经排到了3个月以后,订单增长率超过约80%。一个是以往订单的恢复,第二是由于海外终端市场整体的库存率比较低,所以整个市场的订单量有非常明显的增加,尤其是进入下半年以来。


和兆丰机电一样,在浙江湖州的汇大机械制造工厂,车间里也是一片繁忙的景象,主要生产转向器等铝制汽车零部件。由于订单不断增长,汇大机械在去年进行产线整合扩张,增加了3条全新的自动化生产线,提升了30%的生产效率。

浙江湖州某铝制汽车零件公司副总经理 韩斌:年产量从去年大概500万套,提高到今年的大概700万套。基本上近一两年我们的销售额增长保持在40%到50%,这样一个高速增长的状态。

据了解,由于芯片紧缺,全球汽车产量都在下滑,为整车厂提供配套服务的零部件需求有所减少,但是新能源车和维修售后市场需求依然旺盛。

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售后零部件分会秘书长助理 杨甫东:主机配套OEM其实少了,因为汽车的销售在下滑,加上新能源车的转换,很多零配件会产生变化。机油这些,发动机相关的,变速箱相关的,随着新能源车发展会发生下行,但是其他的,比如底盘、电机、电池、电控这些部分可能会上去。售后呈增长趋势,是往上升的,而且上得会非常快,随着车龄的增长和汽车普及容量上去。

上海海关统计处副处长 郑浩:今年前8个月,上海口岸出口汽车零配件达966亿元,同比增长36.4%,主要出口美国、欧盟、日本等国家和地区。


原材料海运费轮番涨价企业加速产品创新提升附加值

虽然汽车零部件出口订单爆棚,工厂生产繁忙,但是企业依然喜忧参半,原材料涨价、海运费居高不下等问题依然突出。


浙江台州的三元车辆净化器公司的车间里,机器轰鸣,目前公司在手订单2万多套,日产800多套。今年初,受贵金属钯铑、钢铁等原材料涨价和海运费不断上涨的影响,虽然订单十分充足,但是生产成本至少上升了20%。据介绍,不锈钢去年每吨8200元,今年涨到了每吨14000元;铁板去年每吨4200元,最近涨到8300元一吨。作为净化器产品生产的一个重要元素,贵金属铑的价格也涨了3倍,去年每克2000元,今年达到6000元。海运费更是涨了10倍,还常常抢不到货柜。

浙江台州某车辆净化器公司总经理 王六杞:今年主要是一方面疫情迟迟没有消退,第二是海外运输成本非常高,还有原材料的涨价、汇率方面的影响因素,对我们有一定的影响。


和台州三元车辆净化器公司一样,原材料上涨是汽车零配件企业今年普遍面临的难题。

欧博光电是浙江台州一家生产汽车车灯的企业,从今年年初开始,车灯原材料芯片、线材、塑料、包材等不断涨价。芯片中的MOS管,去年年底不到0.6元,今年7月已上涨到每颗1.17元,上涨幅度近100%;PC塑料去年年底价格每吨1.45万元,今年7月价格已上涨到2.9万元。


为此,公司加大新品研发,把产品拓展到了卡车、新能源车和农用汽车领域。

加大创新研发、提高新产品定价也是目前零配件企业的普遍做法,浙江湖州的剑力金属是一家生产安全带内部金属零件的企业,安全系统要求产品稳定性极高,对于新品的研发和验证周期也至少需要半年左右。从去年开始他们就加大了新品研发的投入,目前工厂生产的产品中新品占比超过20%。

浙江湖州某汽车安全金属零件公司研发部协理 徐东明:举个例子,一个十几年前承认(量产许可)的产品现在的价格可能是5元,现在新承认(量产许可)的一个产品,单价可能高达10元,所以生产一个新产品就抵了两个旧产品。

(来源:央视财经)


轴研所公众号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轴承杂志社公众号

营销热线

特种轴承事业部

0379-64881321

精密部件事业部

0379-64367521

重型轴承事业部

0379-62112596

制造服务事业部

0379-64880626

技术中心

0379-64880057

国家轴承质检中心

0379-64881596